□本报记者 雷萌

  ■本版聚焦·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》印制背后的故事

  从6月23日正式面世,到8月17日发行突破1000万册,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》创下近20年来时政类图书发行的新纪录。《读本》除封面外,其余印制工作全部在北京完成,且从6月18日开印之日起,在短短一周时间内,就完成首批500万册印制任务。

  学习出版社负责组织《读本》全部印制工作,并与人民出版社一起向全国各地发行。在这场惊心动魄的时间争夺战中,编校、原材料供应、印制、质量监管、仓储、物流、发行环环接力,有条不紊。正如学习出版社社长董俊山所说:“1000万册的背后,是整个出版印刷产业链肩负的重大政治责任和政治使命,是大协作的系统工程,方方面面短时间内集中资源和力量,协调一致才能高效运转。”

  选厂选纸:优中选优 保质保量保工期

  6月10日,中宣部理论局召开有学习出版社、人民出版社主要负责同志参加的编辑出版工作协调会,由此,《读本》编辑出版工作正式启动。由于《读本》上市时间已经确定为6月23日,这就意味着,各项工作都要按倒计时节奏进行。

  难关逐一攻破

  面对可能出现的问题,董俊山挂帅成立协调小组,明确有问题随时坐下来沟通协调,及时解决。学习出版社社长助理陈玮介绍说,学习社每年也有不少重要出版任务,但接到《读本》出版任务时,社领导班子敏锐地认识到这本书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本,是学习出版社建社20年来最重要的政治任务。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,才有了基本开印数,也才有后面一系列流程的顺利推进。

  一切为了质量

  在纸张方面,32开本选用吉林晨鸣纸业产品,这也是出于多家纸厂、不同批次纸张的白度、纤维含量不同,易造成图书质量不一的考虑。“我们追求的质量不是单独一本的质量,而是整体的质量。”学习出版社副社长董保生说。

  据学习出版社总编室主任刘向军介绍,在排版方式上,《读本》摒弃传统的胶片拼版、排版、晒版等工序,以避免多家印厂由人工操作产生的技术差异给印刷质量带来隐患。因此,社里要求印厂一律出CTP蓝图,拿到社里逐页核对,确认无误后签字付印。

  在整个印制过程中,学习社领导班子和一线员工经常下到印厂,亲自到机台查看运转情况,并要求印厂提高产品的抽检率。就拿总编室来说,包括刘向军在内只有7个人,包括美编、编务、技术编辑。6月18日开印当晚,每个人连夜下去盯一家印厂,各自拿一套定本,和印厂的CTP蓝图对图,看色样比对颜色,印刷质量是否达标,再带回检书样。每家印厂也要在第一时间送检样书,检查无误后再大批量装订。

  “我们要把压力、重视程度传递给各个环节,也要求印厂把这种责任和压力传到机台,传到每位一线员工心中,不然保障质量就是一句空话。”董保生说。


封底印刷:版权追溯 技术防盗

  《读本》封底的防盗版二维码。本报记者 雷萌 摄

  细心的读者会注意到,《读本》封底印有两组编码。学习出版社总编室主任刘向军介绍说:“封面印刷采用一书一码,二维码和识别码都是唯一的,二维码又分为16位数字码和图形码,这样一来就有3组变量,也就增加了印刷的难度。”这就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反非法和违禁出版物司推荐、被国家知识产权局授予专利证书的出版物版权追溯保护系统,通过提高技术水平增加盗版的难度。

  令人欣喜的是,《读本》问世以来鲜有盗版现象。“即使有也是个别单位明知是盗版,为了贪图便宜购买的。”陈玮分析说。

  出版物版权追溯保护系统采用编码技术,依托云数据库中心,借助移动互联网,运用产品数字身份管理系统和产品信息移动管理系统,实现了对出版物质量的追溯及流通过程的跟踪。因为加密的信息系统技术支撑,同时每一册书封底印制唯一、不可复制的3组变量数据,读者用手机扫描图书封底的追溯码或登录相关网站,既可以了解出版物的“出生”信息,又可以掌握数字验证码被使用后的“死亡”信息。自2013年10月起,学习出版社已在《科学发展观学习纲要》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学习读本》《世界社会主义五百年(党员干部读本)》3本图书封面上做了尝试,取得了显著的防伪效果。


2014年10月28日

上海健康产业产品质量追溯体系研讨会
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》发行破1000万册未出现盗版

上一篇

下一篇

中国新闻出版报:1000万册背后承载的责任

中国新闻出版报:1000万册背后承载的责任

添加时间: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